<rt id="ekume"><small id="ekume"></small></rt>
<tr id="ekume"></tr>
<sup id="ekume"></sup>
<sup id="ekume"></sup><rt id="ekume"><small id="ekume"></small></rt>
<acronym id="ekume"><small id="ekume"></small></acronym>
<rt id="ekume"></rt>
<rt id="ekume"><small id="ekume"></small></rt>
<acronym id="ekume"></acronym>

暴雪按著女王的頭,說:“部落都是廢物”

沼雀

2019-09-26

返回專欄首頁

作者:沼雀

原創投稿

評論:
大酋長——希爾瓦娜斯.風行者,站在奧格瑞瑪門前,喊出了“部落都是廢物”,并在殺死薩魯法爾后消失于天際,第四次大戰,就這樣結束了。

    或許死亡才是大酋長最好的選擇,至少不用在活著的時候喊出“部落都是廢物”。

    暴雪按著女王的頭,說:“部落都是廢物”

    這段動畫發生在《魔獸世界:爭霸艾澤拉斯》的8.25版本,希爾瓦娜斯和薩魯法爾大王在奧格瑞瑪單挑時怒吼“部落都是廢物!”,在場的所有人都無法相信,曾經的大酋長,居然痛罵部落廢物。結局時,希爾瓦娜斯殺死了薩魯法爾,化作一團黑影消失在了天際,奧格瑞瑪開城。就這樣,艾澤拉斯第四次大戰,以部落方損失兩名領袖為代價結束了。

    “XX都是廢物?!?

    暴雪按著女王的頭,說:“部落都是廢物”

    在那之后玩家們炸開了鍋,討論主要集中于部落陣營。有人痛罵薩魯法爾是個“帶路黨”,還有人表示大快人心,不過以上討論通常會用標準格式結尾,那就是“弗洛爾XX”,因為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觸動玩家們的底線了。

    在“爭霸艾澤拉斯”初期,弗洛爾就安排了一手燒樹的劇情賺足了眼球,隨后便將這件事歸為了希爾瓦娜斯的一時沖動。沒錯,希爾瓦娜斯氣不過就用投石機燒了暗夜精靈的主城——泰達希爾。且不說女王為何會像個小孩,一時生氣就放火燒家,單是這投石機如何打到的泰達希爾就非常值得研究,但艾澤拉斯也是個魔法世界,所以這件事很快就不了了之。

    暴雪按著女王的頭,說:“部落都是廢物”

    “距離如圖所示。地精科技,震撼人心”

    在那之后就一直有傳聞“女王會進本”。即便是享有“光中之光”美譽的艾薩拉也僅僅是在模型公布時引發了不小的討論,吉安娜完成劇情后也不再有太多話題,整個“爭霸艾澤拉斯”的看點就在女王會不會進本這件事了。因為比起“部落大酋長會不會再次進本”,一切都顯得無足輕重。

    暴雪按著女王的頭,說:“部落都是廢物”

    “部落玩家輕車熟路的選起了下一任大酋長”

    大酋長進本對于部落玩家已經不是件新鮮事,在“熊貓人”時期就上演過決戰奧格瑞瑪的好戲。部落玩家們眼看著加爾魯什突然崩壞并黑化,最后目送著大酋長進入了團隊副本,對于玩家們而言這件事有些難以接受,和聯盟一起刷奧格瑞瑪,怎么聽都像是在赤裸裸的侮辱。

    暴雪按著女王的頭,說:“部落都是廢物”

    從這件事開始,部落的大酋長似乎就成為了一個梗,緊隨著加爾魯什腳步的便是沃金,他同樣是薩爾提拔,屁股還沒坐熱就領到了盒飯,沃金在死前傳位給了現在的希爾瓦娜斯。大酋長寶座的“祝?!痹偌由舷柾吣人沟姆N種惡行,無數玩家開始猜測希爾瓦娜斯會不會進本。

    暴雪按著女王的頭,說:“部落都是廢物”

    好在編劇團隊及時發聲,信誓旦旦的向玩家保證“希爾瓦娜斯不會進入副本,游戲不會再上演一次決戰奧格瑞瑪”。所以你們看到了,暴雪的編劇并沒有欺騙玩家,這次奧格瑞瑪主動開門,除了薩魯法爾以外,甚至沒有犧牲掉任何人,何來副本一說。

    暴雪按著女王的頭,說:“部落都是廢物”

    雖然薩魯法爾高呼著榮譽而死,不過對于部分部落玩家來講,他可是個徹頭徹尾的帶路黨。因為這場起義,顯然是在境外勢力的干涉下促成的。當然,也有部分玩家表示,薩魯法爾才是真正的獸人,他還記得鮮血和榮耀,這是場義戰,榮耀高于生死。

    玩家間的爭論交給歷史評判,但你們有誰還記得暗夜精靈?在這場戰爭中,損失最為慘重的就是她們。

    暴雪按著女王的頭,說:“部落都是廢物”

    “當然,也有不少玩家表示:安度因,你當初的復活呢?”

    在灰谷一戰中,薩魯法爾偷襲瑪法里奧使其重傷,女王站在海邊一時興起燒了主城,整個種族淪為難民,泰蘭德悲憤交加化身暗夜戰士。然而就是這樣一群受害者,卻要眼看打得不可開交的雙方握手言和,接受安度因只要打跑希爾瓦娜斯就天下太平的和平理念?整個暗夜精靈在劇情上顯得無足輕重。不僅是聯盟玩家接受不了,部落玩家也無法接受。

    暴雪按著女王的頭,說:“部落都是廢物”

    雖然玩家們對弗洛爾早已忍無可忍,但不可否認的事情是,希爾瓦娜斯當前的行為模式大致上符合了弗洛爾在2019年初在采訪中所說的:她最大的魅力就是壞事做盡卻總能推卸責任。

    這句話如今看來,正確的理解是:我們總能用希爾瓦娜斯挑起事端,并使其溜之大吉。所以雖然希爾瓦娜斯的動機基本符合她邪惡的人設,但做事的過程以及收尾,完全是缺乏邏輯的,也就讓玩家覺得:希爾瓦娜斯的人設崩了。這位從《魔獸爭霸》時期就存在的角色,如今成為了編劇用挑起事端來賺足眼球的工具。

    暴雪按著女王的頭,說:“部落都是廢物”

    希爾瓦娜斯和被遺忘者最初的設定中就帶著濃厚的邪惡色彩

    角色設定是死的,但不同編劇對相同設定的理解不同。曾經的女王精于計謀和算計,一步步在東部王國站穩了腳跟;曾經的女王為了勝利不惜一切代價,視生命如利箭;曾經的女王雖然不得部落信任,但從未辜負過被遺忘者的信任。但她痛罵“部落都是廢物”逃走后,亡靈們開城投降。

    暴雪按著女王的頭,說:“部落都是廢物”

    “看士兵的眼神,似乎在說:WTF?”

    即便如此,在之后的任務線中,玩家們依然會聽到她的自白,并了解到她與艾薩拉還有合作關系,而她一系列計劃的終點就是恩佐斯。在設定上她還是亡靈的好女王,和當初一樣為了結果不擇手段,為被遺忘者的利益著想,不過行為早已無法用邏輯解釋。

    暴雪按著女王的頭,說:“部落都是廢物”

    當希爾瓦娜斯痛罵“部落都是廢物”時,又產生了一個新梗:“你可真是個鐵部落?!辈贿^很快大家就發現,這句話還有另一種解讀,因為原文是“The horde is nothing?!?,還可以翻譯為“部落無足輕重”。但這并不重要,因為玩家之所以會選擇在這句話上爆發,是之前種種怨氣的積累。

    暴雪按著女王的頭,說:“部落都是廢物”

    “臺服的翻譯,部落都是笑話”

    對比曾經的大酋長,死亡或許是他們最好的選擇,至少不會被安排著痛罵“部落都是廢物”。對于玩家而言,艾澤拉斯早已變味,你可以看到打得不可開交的雙方忽然握手言和,可以看到大酋長數次進本,可以看到人設的瘋狂崩壞,相同套路沿用數次。當然,實在不濟還能開個“懷舊服”讓玩家們再“情懷”一次。

    暴雪按著女王的頭,說:“部落都是廢物”

    “其實懷舊服之前也上演了相同的一幕”

    當編劇寫出大酋長痛罵“部落都是廢物/笑話/Nothing”的時候,也是把玩家推向了其中一方,反觀這個版本左右拱火的主題,弗洛爾倒也算完成了使命。只是和他筆下的角色一樣,動機可靠,過程突出一個牽強,結果突出一個爛尾。

    雖然劇情寫爛了,不過“如何在七分鐘內毀掉兩個經營十余年的角色”,弗洛爾交出了一份滿意的答卷,當然,他還順帶將“部落”和“廢物”劃上了等號。

    暴雪按著女王的頭,說:“部落都是廢物”

    “看圖填空”

    玩家點評 0人參與,0條評論)

    舉報
    內容舉報
    收藏
    分享:

    熱門評論

    全部評論

    扬州| 承德| 仁怀| 醴陵| 嘉峪关| 龙岩| 徐州| 黔西南| 燕郊| 济源| 临猗| 北海| 廊坊| 百色| 甘南| 东莞| 茂名| 嘉兴| 百色| 嘉峪关| 青海西宁| 广安| 山东青岛| 文昌| 黄南| 昌吉| 安阳| 朔州| 柳州| 南京| 恩施| 巴彦淖尔市| 黄冈| 燕郊| 中卫| 莒县| 宣城| 琼海| 瓦房店| 潍坊| 克孜勒苏| 山西太原| 海南| 佳木斯| 德阳| 赤峰| 德清| 上饶| 兴安盟| 乐平| 大同| 呼伦贝尔| 启东| 新疆乌鲁木齐| 鹤壁| 日照| 阿克苏| 玉溪| 澄迈| 通辽| 晋中| 吉林| 九江| 达州| 济南| 顺德| 陕西西安| 如东| 阿坝| 琼中| 宁国| 酒泉| 溧阳| 攀枝花| 乳山| 保亭| 嘉兴| 七台河| 公主岭| 资阳| 诸城| 毕节| 潮州| 宝鸡| 茂名| 商丘| 黔东南| 迪庆| 泰安| 湛江| 昆山| 和县| 如皋| 大庆| 定西| 长垣| 营口| 邵阳| 襄阳| 东营| 河南郑州| 南京| 惠州| 启东| 台湾台湾| 红河| 绵阳| 玉溪| 余姚| 大庆| 桐城| 山东青岛| 通化| 金昌| 烟台| 三门峡| 广汉| 延安| 鹤壁| 齐齐哈尔| 清远| 正定| 青州| 三亚| 平凉| 巴中| 长葛| 枣阳| 巴音郭楞| 长兴| 吉林| 东台| 德宏| 衡阳| 阿里| 蓬莱| 台北| 资阳| 鹤岗| 昌吉| 海西| 唐山| 德州| 庄河| 金华| 五家渠| 唐山| 郴州| 温州| 三门峡| 新余| 凉山| 中卫| 上饶| 临海| 海安| 湛江| 玉溪| 台山| 迪庆| 曹县| 临海| 湘西| 龙岩| 兴安盟| 鸡西| 甘肃兰州| 临夏| 昌吉| 丽江| 青海西宁| 山南| 通辽| 曲靖| 株洲| 澳门澳门| 南阳| 广安| 赣州| 张掖| 日喀则| 绍兴| 湘潭| 潜江| 扬中| 毕节| 那曲| 襄阳| 台山| 偃师| 黑龙江哈尔滨| 启东| 大连| 揭阳| 雅安| 海宁| 百色| 海北| 盘锦| 铁岭| 喀什| 宜昌| 河源| 阳春| 遂宁| 文昌| 海西| 济南| 临海| 灌云| 唐山| 滨州| 衢州| 中卫| 通化| 阿拉尔| 江西南昌| 丽水| 松原| 普洱| 来宾| 阿里| 山东青岛| 保亭| 九江| 灵宝| 儋州| 北海| 神农架| 揭阳| 绥化| 晋城| 基隆| 厦门| 眉山| 安吉| 博尔塔拉| 咸阳| 泰州| 廊坊| 琼中| 姜堰| 克孜勒苏| 乌兰察布| 江苏苏州| 烟台| 柳州| 遵义| 桐城| 高雄| 平潭| 红河| 怒江| 芜湖| 台湾台湾| 台湾台湾| 东营| 资阳| 巴彦淖尔市| 邯郸| 兴安盟| 西双版纳| 定安| 林芝| 茂名| 包头| 德宏| 嘉善| 克孜勒苏| 东阳| 保定| 海安| 高密| 铜仁| 枣庄| 呼伦贝尔| 屯昌| 内江| 本溪| 大连| 江苏苏州| 宁德| 绍兴| 荆州| 迁安市| 吉林| 通化| 三门峡| 鄂州| 黄山| 河南郑州| 咸宁| 商丘| 白银| 湘潭| 迁安市| 陕西西安| 沛县| 德清| 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