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ekume"><small id="ekume"></small></rt>
<tr id="ekume"></tr>
<sup id="ekume"></sup>
<sup id="ekume"></sup><rt id="ekume"><small id="ekume"></small></rt>
<acronym id="ekume"><small id="ekume"></small></acronym>
<rt id="ekume"></rt>
<rt id="ekume"><small id="ekume"></small></rt>
<acronym id="ekume"></acronym>
您的位置: 單機 > 原創 > 最新原創
最新原創 游戲評測 觀點投票 專欄 節目
  •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馬里奧與索尼克在北京奧運會》在Wii上發售?!恶R里奧與索尼克在北京奧運會》馬里奧、索尼克與北京奧運會這三個本來可以說是沒什么關聯的東西在這款《馬里奧與索尼克在北京奧運會》中產生了奇妙的聯系,而這部作品也創造了兩個首次,它是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會首次由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官方授權的電子游戲,同時它也是首次將馬里奧系列與索尼克系列兩大IP進行合作的官方跨界游戲。而這部作品的來由也非常有趣,最開始任天堂與世嘉兩家就有著想要將招牌角色進行合作而開發游戲的想法了,可是在二零零五年馬里奧的創作者宮本茂與索尼克的創作者中裕司交流之后,雙方卻暫時放下了這個想法,因為雙方都覺得當時的時機還不恰當。 宮本茂(左)與中裕司(右)而恰當的時機很快就來到了,一年之后,世嘉獲得了由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授予的根據二零零八年

    2019-11-06 08:01:34
    0 銀河正義使者
  •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日,《使命召喚4:現代戰爭》正式發售。無論何時,談論到“使命召喚”,Infinity Ward與《使命召喚4:現代戰爭》都是一個無法避開的話題。Infinity Ward最初的成員大都來自于曾經開發了《榮譽勛章:聯合襲擊》的2015工作室,因為與EA之間的矛盾日益激化,2015工作室的總設計師Jason West帶領團隊內的22名核心成員出走,在投資人Vince Zampella的幫助下成立了Infinity Ward。 Infinity Ward而好不容易獨立的Infinity Ward為了不要重蹈覆轍,在與動視的合同中加入了保持團隊完整和獨立的相應條款——當然,這也為日后兩者產生間隙而埋下了伏筆,不過這是后話了。 動視Infinity Ward成立后的第一款游戲就是大名鼎鼎的《使命召喚》。

    2019-11-05 23:38:39
    0 銀河正義使者
  •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四日,《塞爾達傳說:縮小帽》在日本發售于Game Boy Advance上。 《塞爾達傳說:縮小帽》《塞爾達傳說:縮小帽》真的是個非常有趣的游戲。當然,這里的“有趣”并不單單指游戲——雖然我個人認為游戲本身也非常有趣,而是在指它在整個“塞爾達”系列里的地位,有不少人喜歡它們,但同時也有不少人對其保持著異議。 《塞爾達傳說:縮小帽》游戲畫面不過,我們首先需要明確的一點兒就是,《塞爾達傳說:縮小帽》并不是我們熟悉的任天堂本社制作的,而是由其授權并監督Capcom與Flagship進行制作,而這樣形式的“塞爾達”系列授權作品一共有三部:《塞爾達傳說:不可思議的果實 大地之章/時空之章》《塞爾達傳說:四支劍》與《塞爾達傳說:縮小帽》。而這恐怕也正是不少系列老玩家們,對于包括“縮小帽”在內的這三部作品感到

    2019-11-04 22:35:31
    0 銀河正義使者
  • 無數人做了很久的夢,馬上就要醒了?!秾毧蓧簦簞?盾》發售的時間越近,我的內心就愈加焦躁不安,為了能夠緩解這種焦躁,我找了幾款設定上與“寶可夢”有一些類似的游戲,希望通過這些作品來緩解內心的不安。我覺得效果還算可以,要不,你們也來試試?“數碼寶貝”系列: “寶可夢”在我小的時候還叫做“神奇寶貝”。既然說到“神奇寶貝”就不得不提到同時期的“數碼寶貝”。這個IP下也誕生了不少不錯的游戲,不過能夠體驗到類似“寶可夢”設定的,也只有以《數碼寶貝:日光/月光》為首的部分游戲。以“日光”為例,游戲可以通過遇到野生怪物后累積的掃描率達到100%來獲取新的數碼寶貝,大部分進化都是以合體進化的方式進行,相較于“寶可夢”系列來說,可能會刷得更累一些?!稊荡a暴龍3》水晶版: 這也是一款以“數碼寶貝”為題材的游戲。不過據說這是由國人改版

    2019-11-04 15:40:33
    0 銀河正義使者
  •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龍騰世紀:起源》正式發售。 《龍騰世紀:起源》從某種層面上來說,黑島工作室與BioWare都是當年Interplay破產的受害者。倘若Interplay沒有那么快陷入財政危機的話,那么這兩個分別拿出了“輻射”系列與“博德之門”系列的工作室,想必一定不會落得如此下場——黑島工作室直接解散,BioWare則因為與Pandemic Studios的協議而被EA收購。 BioWare黑島工作室幾乎原班人馬重組的黑曜石工作室,在最近憑借著《天外世界》打了一波翻身仗,而被微軟納入旗下也讓他們扭轉了一直以來的窘境——沒錢。想也知道,《天外世界2》絕對野心勃勃。 《天外世界》而BioWare呢?最近他們的日子可不太好過。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圣歌》不僅沒有達到預期,甚至還迎來眾多玩家與媒體的口誅筆伐,一時

    2019-11-03 22:31:06
    0 銀河正義使者
  •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007:黃金眼》在北美發售于Wii上。 Wii版本《007:黃金眼》說實在的,二零一零年這部《007:黃金眼》其實并不太適合【游戲歷史上的今天】這個欄目,無論是其的歷史地位還是游戲質量都略顯平庸。但如果只是做個引子的話,那么還是可以的。說到這里,你一定明白今天的主角是誰了。Wii版本的《007:黃金眼》其實可以說是一九九七年Nintendo 64版本的《007:黃金眼》的繼承者,但相較于它的前身,Wii版本確實有些不值一提。畢竟,Nintendo 64版本的《007:黃金眼》幾乎可以說是定義了主機上FPS游戲基礎操作模式的作品,并且與《超級馬里奧64》與《塞爾達傳說:時之笛》一同支撐起了Nintendo 64的市場。 Nintendo 64版本《007:黃金眼》雖然Nintendo 64

    2019-11-02 17:34:24
    0 銀河正義使者
  •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超級馬里奧銀河》在日本發售于Wii上。 《超級馬里奧銀河》對于“馬里奧”系列來說,大致可以劃分為兩類:“2D馬里奧”與“3D馬里奧”?!?D馬里奧”中有著開天辟地的《超級馬里奧兄弟》、突破極限的《超級馬里奧兄弟3》與幾近完美的《超級馬里奧世界》;而“3D馬里奧”中也有著定義了3D平臺跳躍游戲玩法的《超級馬里奧64》與我們今天的主角——《超級馬里奧銀河》。 《超級馬里奧銀河》游戲畫面在《超級馬里奧64》大獲成功后,續作一直是眾多玩家們期盼的東西。但你很難說《陽光馬里奧》達到了預想中的高度——相較于《超級馬里奧64》來說,可能真的就是差那么一點兒,而一直流傳的《超級馬里奧128》又只活在Nintendo Space World的展示里。 《超級馬里奧128》演示畫面但好在小泉歡晃帶著《超級馬

    2019-11-01 19:10:51
    0 銀河正義使者
  • 說起這兩年哪些游戲游戲展會最讓人期待,那么可能還會有些爭議??商热粢f說哪個最讓人失望,那么去年的暴雪嘉年華就有些當仁不讓的味道。 “Do you guys not have phone?”與“Is this an out of season April Fools Joke?”的對話,恐怕是去年最值得一聊的話題,但同時也讓人開始對下一屆的暴雪嘉年華產生了興趣,畢竟誰也不會在同一個地方摔倒兩次,不是嗎?于是,我們打算和你聊聊,聊聊今年的暴雪嘉年華,有什么值得你期待的? 銀河正義使者:我只期待那些爆料者可以少說兩句。 說實話,我很懷念多年以前。每一個游戲廠商在塵埃落定前總是偷偷摸摸,想打探消息的人們總是會被拒之門外,而這一切努力都只是試圖帶給現場或者說熒幕前的玩家們一些驚喜——或者說驚嚇,但無可否認的是,這種未

    2019-11-01 16:44:05
    0 銀河正義使者
  • 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一日,《暗黑之門:倫敦》在北美發售于Windows上。 《暗黑之門:倫敦》最近有關于“暗黑破壞神”新作的消息已經可以說是滿城風雨了,對于去年將“Do you guys not have phones?”用來當大軸的動視暴雪來說,今年一定得拿出點有關“暗黑”的東西幾乎已經板上釘釘了,可每每到了這個時候,我就會想起北方暴雪的那些點滴,以及那些人離開暴雪后制作的《暗黑之門:倫敦》。 “Do you guys not have phones?”北方暴雪的創始人David Brevik、Max Schaefer、Erich Schaefer和Bill Roper四人,在原定計劃里的《暗黑破壞神3》被當時還處于維旺迪控制下的暴雪終止后,選擇了離開暴雪并創立屬于自己的公司——Flagship Studios

    2019-10-31 19:12:17
    0 銀河正義使者
  • 一九九二年十月三十日,《皇帝的財寶》在日本發售于世嘉MD上。 《皇帝的財寶》《皇帝的財寶》是個好游戲。但同時,它也是個冷門游戲。冷門的原因有很多,但絕對不是因為它的質量——這個我保證。雖然我時常鼓吹“如果主機大戰世嘉活了下來,現在主機市場誰主沉浮還不一定”的言論,但無可否認的是,倘若《皇帝的財寶》并不是發售在MD上,而是選擇在SFC上登錄的話,那么說不定我們現在就會擁有一個全新的系列IP了。 世嘉MD《皇帝的財寶》是由Climax制作的ARPG游戲,游戲在操控手感與謎題設計上都可以說是當時頂尖的水平了。但因為MD主機屬性的原因——在MD上街機移植游戲大行其道,因為受眾群體的原因,發售的RPG游戲大都銷量一般,導致了游戲在商業目的上并沒有達到原有的預期。 Climax而Climax后續在SFC上制作的《皇帝的財寶

    2019-10-30 20:39:41
    0 銀河正義使者
  •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九日,《使命召喚》正式發售。 《使命召喚》EA絕對沒有想到的是,將自己與史蒂芬·斯皮爾伯格一同創造的《榮譽勛章》,給拉下二戰FPS游戲第一把交椅的,會是那個曾經制作了《榮譽勛章:聯合襲擊》的2015工作室。 《榮譽勛章》無論何時,談論到《使命召喚》或者說“使命召喚”系列,Infinity Ward都是一個無法避開的話題。Infinity Ward最初的成員大都來自于曾經開發了《榮譽勛章:聯合襲擊》的2015工作室,因為與EA之間的矛盾日益激化,2015工作室的總設計師Jason West帶領團隊內的22名核心成員出走,在投資人Vince Zampella的幫助下成立了Infinity Ward。 Infinity Ward而好不容易獨立的Infinity Ward為了不要重蹈覆轍,在與動視的合

    2019-10-29 18:09:28
    0 銀河正義使者
  • 15分鐘意味著什么?在這互聯網發達下,娛樂日趨碎片化的世界里,動輒3、40分鐘的模式和手游的相性其實并不是那么地完美。然而《戰歌競技場》針對這個問題,對游戲進行了優化。開創收益加倍,時間減半的“極速模式”,把單局時長控制在了15分鐘左右,玩法和策略也隨之產生了變化,樂趣變得更為豐富。也將自走棋中后期體驗更為豐滿的樂趣及早的呈現在了玩家面前。

    2019-10-29 13:35:10
    0 廉頗
  •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輻射3》在北美發售。 《輻射3》“輻射”系列的每一步發展總是令人心心念念,獨特的核戰后啟示錄風格背景設定讓人無法拒絕這個從13號避難所開始的故事。但我個人一直是將整個“輻射”正統系列的發展,劃分為兩個時期的。第一個時期自然是Interplay時期,《輻射》與《輻射2》將2D畫面與S.P.E.C.I.A.L系統相結合,營造出了恰到好處的CRPG氛圍;第二個時期就是Bethesda時期,《輻射3》與《輻射4》走上了另一條道路,3D化的游戲畫面與即時制戰斗成為了主流,讓整個游戲更加的FPS化。 Interplay當然,這并不是在說這兩者之間的優劣,無論是Interplay時期還是Bethesda時期,“輻射”都是足夠有趣的游戲,《輻射:新維加斯》更是將兩者有機結合在了一起——雖然因為各種原因

    2019-10-28 22:07:21
    0 銀河正義使者
  • 《戰歌競技場》身為一款騰訊開發的自走棋游戲,承襲了近年來自研的理念,開發出了不少別出心裁的模式。4v4的團隊戰成功地擴展了自走棋的界限,它徹底打破了自走棋中相互廝殺,只能有一名玩家勝出的規則。團隊開黑合作降低了因為勝負所帶來的壓力,提高了隨機性以及娛樂性,讓我們繼續看看《戰歌競技場》能為我們帶來何種驚喜吧。

    2019-10-28 10:52:23
    0 廉頗
  •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七日,《英雄聯盟》正式上線于Windows。 《英雄聯盟》誰也沒能想到,十年前《英雄聯盟》的誕生,竟然會讓“LOL”除了大笑以外,增添另一層含義。如果要說,目前MOBA——或者說類DotA游戲中,當之無愧的王者是誰,那么《英雄聯盟》肯定當仁不讓。無論是游戲本身的熱度還是電競比賽的職業化程度,都少有游戲能夠與其相提并論。 《英雄聯盟》當然,《英雄聯盟》的成就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不論是《英雄聯盟》或者是DOTA2,它們都起源于Kyle Sommer——也就是我們現在所熟悉的Eul,同樣也是現在DOTA與DOTA2里風杖命名的來源——制作的一張地圖。但在《魔獸爭霸3》更新了“冰封王座”資料片后,Eul并沒有將地圖進行更新,于是這張地圖迎來了一場由眾多人參加的創作熱潮。在眾多創作者的努力下,大量的英雄、

    2019-10-27 15:10:23
    0 銀河正義使者
湖南长沙| 临沂| 克孜勒苏| 临沧| 琼海| 延边| 大同| 崇左| 普洱| 汝州| 秦皇岛| 黑龙江哈尔滨| 贺州| 偃师| 乐山| 枣庄| 白城| 泸州| 宁波| 宁夏银川| 库尔勒| 凉山| 滕州| 阿拉善盟| 白城| 邯郸| 曹县| 马鞍山| 兴安盟| 涿州| 新余| 九江| 威海| 保亭| 绵阳| 禹州| 汉川| 泗洪| 湖南长沙| 枣庄| 湖州| 巢湖| 庄河| 惠东| 瑞安| 正定| 六盘水| 平凉| 盐城| 雄安新区| 榆林| 单县| 阜新| 海东| 燕郊| 晋城| 益阳| 绵阳| 盐城| 泰兴| 鄂州| 晋中| 天门| 开封| 五指山| 本溪| 保山| 赵县| 鹤岗| 贺州| 东莞| 云南昆明| 宜宾| 洛阳| 扬中| 淮南| 锡林郭勒| 河池| 吕梁| 榆林| 毕节| 黄南| 陕西西安| 图木舒克| 安庆| 常德| 安顺| 咸阳| 怒江| 四川成都| 定州| 赣州| 辽宁沈阳| 赵县| 朝阳| 嘉善| 青海西宁| 襄阳| 丽江| 保定| 龙口| 嘉峪关| 张掖| 茂名| 盐城| 芜湖| 定安| 平凉| 黔南| 琼海| 通辽| 韶关| 绍兴| 商洛| 安岳| 信阳| 日照| 吐鲁番| 鹤壁| 抚顺| 蚌埠| 恩施| 牡丹江| 朔州| 阿克苏| 三亚| 威海| 大庆| 汉中| 余姚| 永新| 娄底| 海丰| 永康| 巴音郭楞| 喀什| 海南| 新泰| 台南| 宿迁| 东阳| 新泰| 商洛| 诸暨| 六安| 乐平| 大连| 大同| 江门| 顺德| 铜陵| 沧州| 铜陵| 克拉玛依| 燕郊| 沧州| 蓬莱| 咸阳| 香港香港| 鄂州| 临汾| 南平| 铁岭| 肥城| 临海| 潍坊| 阿勒泰| 陕西西安| 温州| 海门| 福建福州| 四平| 海拉尔| 临沧| 株洲| 滨州| 五家渠| 新疆乌鲁木齐| 三亚| 临汾| 河北石家庄| 寿光| 鄢陵| 常德| 甘南| 正定| 松原| 遵义| 吴忠| 大连| 龙口| 永州| 永康| 库尔勒| 百色| 澳门澳门| 来宾| 鄂尔多斯| 定州| 淮安| 盘锦| 徐州| 海东| 乐清| 阜新| 六盘水| 三沙| 恩施| 海南| 鸡西| 宁波| 禹州| 盘锦| 阳江| 新乡| 滨州| 牡丹江| 定州| 昌吉| 中山| 鄂州| 肇庆| 宁夏银川| 常德| 赵县| 正定| 恩施| 东方| 玉溪| 汕头| 德清| 长治| 延边| 衢州| 安顺| 海安| 三亚| 舟山| 张家界| 黄山| 台湾台湾| 呼伦贝尔| 四平| 安阳| 许昌| 中山| 湘潭| 余姚| 偃师| 楚雄| 鄂州| 潮州| 黑河| 德宏| 垦利| 鄂州| 济源| 长垣| 衡水| 潍坊| 云浮| 仁怀| 四平| 乐平| 琼海| 吉林| 伊犁| 襄阳| 乐山| 河北石家庄| 宜昌| 台山| 安康| 三河| 新疆乌鲁木齐| 玉树| 保山| 济南| 葫芦岛| 桂林| 商洛| 阿勒泰| 宝应县| 江门| 宜都| 定西| 济南| 长垣| 大理| 铜仁| 林芝| 邳州| 基隆| 日土| 渭南| 广安| 那曲| 武安| 潜江| 潍坊|